amexdiners-outlinenoun_Globe_1335341 (1)Slice 1mastercardicon_newslettericon_searchvisa
娜比婭的故事 娜比婭的故事

娜比婭的故事

短短的七年,足以叫一個小女孩長大,放開雙手準備擁抱美好的世界。但七歲的肯雅女孩娜比婭(Nabiritha),一直以來都活在寂寞裡,連最親近的母親的臉,也沒有見過。

娜比婭的母親愛美莉(Emily)在女兒四個月大時,便知道女兒的眼睛有問題了。

她說︰「當我走過她的小床,她不會哭;但一聽到我的聲音,她便會放聲大哭。我給她放下一些玩具,離開一陣回來,那些玩具還是原封不動。」

娜比婭每天孤獨地坐在家門外,跟隨小收音機哼著福音音樂。當其他小朋友在泥地上跑跳時,她只能把小手放在小屋的泥墻上靜靜感受,試圖從村落裡小朋友們發出的笑聲,走近去感受快樂。

愛美莉曾帶著愛囡多次尋求治療,但從沒有一個醫生能告訴她娜比婭出了什麼問題。兜兜轉轉,愛美莉終於通過地區診所,了解到在離家200公里外的醫院,或許可以救到娜比婭的眼睛。但這個聽起來令人鼓舞的訊息,卻再次令愛美莉崩潰,因為手術費便得花上港幣745。

我連車費也不一定負擔得到,更何況做手術的費用呢。
- 愛美莉

愛美莉終日在家以淚洗臉,對女兒的未來渺無希望。

愛美莉與丈夫都是農場工人,他們每天只能賺到約2美元,難以負擔女兒的手術費。兒童眼科服務在肯雅向來十分緊張。全國人口多達4000萬,卻只有8名兒童眼科醫生。

皇天不負有心人,當村裡的健康中心瞭解到娜比婭的情況後,嘗試幫愛美莉聯繫。某日,家裡收到一通電話︰眼科組織護瞳行動可以支持娜比婭的手術治療費用。

護瞳行動職員駕車載著娜比婭和愛美莉二人,來到肯雅西部城市基蘇木以北的Sabatia醫院。醫生西達地發現娜比婭天生患有白內障,但那是可以治療的。在手術外愛美莉心急如焚地禱告著,醫生與團隊在少於一小時裡,便移除了困擾娜比婭七年的白內障。

西達地是肯雅少有的兒科眼科醫生。肯雅有許多像娜比婭一樣的孩子,連簡單的眼疾也無法治療,對此西達地感到非常無力。治療兒童失明是一場與時間的競賽,手術必須在兒童完成大腦神經發展前完成,否則會影響到視力發展。

「愈早治療,效果便愈理想。但是許多住在偏遠地區的孩子,卻往往錯過最佳的治療時機。他們一是不知道可以做手術,二是難以負擔手術費用。」 西達地醫生說。

 

肯雅全國人口多達4000萬,卻只有8名兒童眼科醫生。小女孩娜比婭因天生患有白內障,每天只能孤獨地坐在家門外。當其他小朋友在泥地上跑跳時,她試圖從村落裡小朋友們發出的笑聲,走近去感受快樂。蓋著眼睛的紗布除除地脫下,娜比婭疑惑地向愛美莉眨眨眼,與母親對望,又輕輕地撫摸母親的臉。愛美莉淚如雨下:「想起這些年來,她一直不知道我的樣子,我真沒想過這天會來臨,她能夠看到東西。」

醫生送了一雙全新的眼睛給我,我期待上學讀書,和看見我的朋友!

- 娜比婭 

手術翌日娜比婭回到家,忍不住就擁抱父母,整個家庭的氣氛都給燃亮起來。當她獨自翻過山丘,鄰居們都紛紛出來慶祝,為這個突然恢復了視力的小女孩打氣。

為了這一刻,娜比婭和她的家人奔波了七年,特別是為母的歷經七年的苦楚,但她的決心終於為女兒打開光明的道路。也許有一天,每一個受視力損傷的肯雅孩子,都能目睹相同的未來。

您的支持,能支援受可避免失明影響的孩子們和他們的母親,將安慰、希望和幸福送給更多家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