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exdiners-outlinenoun_Globe_1335341 (1)Slice 1mastercardicon_newslettericon_searchvisa
厄立特里亞 厄立特里亞

厄立特里亞

自從霍洛教授首次到訪厄立特里亞,已過了逾30年。他留下的惠澤可見於街道、幼稚園,還有一所以他命名的人工晶體廠房。今天的厄立特里亞,與霍洛教授當日所見的差不多,人民仍然自豪地堅守國土,努力從困境之中站起來,時刻感動著我們,繼續在這個國家工作。

厄立特里亞簡介

厄立特里亞位於非洲之角的頂部,面臨紅海,是邁向中東的大門,充滿活力。國家首都阿斯馬拉令人聯想起昔日的意大利電影場景,充滿藝術感的建築林立街道兩旁,加上咖啡機和古典的自行車,輕輕提醒訪客這個國家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,一直是意大利的殖民地。
 
霍洛教授於1986年首次來到厄立特里亞,當時國家仍然處於爭取獨立的戰爭中。他觀察到不少人失明,但也覺得充滿希望,因為他深受厄立特里亞的人民啟發,不少藥劑師於戰時雖然被逼於地下活動,但仍然不忘自己的工作,始終堅持到底。這些經歷促使霍洛教授深受感動,決定要在厄立特里亞開設生產人工晶體的廠房,務求減低人工晶體成本,以及培訓厄立特里亞人管理工廠,為國家帶來寶貴的外貿收入。霍洛教授亦計劃將自己的技術和知識,傳授予當地醫生,令他們能夠延續自己的工作,協助當地人民恢復視力。
 
霍洛教授全心投入培訓當地人員,可惜生前無法見證廠房落成。不過,他的夢想已實現,廠房如今已能生產數以百萬計的廉宜人工晶體,供厄立特里亞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白內障手術使用。


厄立特里亞面對甚麼眼睛醫療問題?

厄立特里亞的人口超過600萬,當中約一半活在貧窮線下。雖然疾病控制方面已大大改善,但衛生仍然欠佳,人民難以取得潔淨食水。這令眼疾廣為傳播,尤其人民無法獲得優質醫療服務,更令情況十分嚴峻。
 
白內障是厄立特里亞可避免失明的主因,而且沙眼亦十分流行。資訊不流通阻礙了病人治療白內障,許多人因此無法參與社區醫療計劃。
 
另一方面,估計有400萬人居於沙眼風土病地區,當中42,000人患有可致盲的沙眼︰睫毛倒生擦傷角膜,帶來難以承受的痛楚。我們正制訂預防方案,包括安排手術和派發抗生素,以及進一步培訓本地醫護人員。
 

護瞳行動在厄立特里亞的工作

全賴霍洛教授與厄立特里亞人民建立的緊密關係,護瞳行動多年來與厄立特里亞的衛生部緊密合作,成功將機構的提案加入到厄立特里亞的全國防治失明策略中。
 
護瞳行動除了與厄立特里亞衛生部合作外,也與阿斯馬拉健康科學院合作,為厄立特里亞建立眼科護理系統,令學院能提供優質服務。此外,護瞳行動以白內障和沙眼為重點,推行全方位計劃,包括支援提供眼科護理服務、加強社區認知,推行更方便使用的服務、培訓專業眼科人員,以及滿足基礎建設方面的需要。


我們的工作進展極佳

全賴合作夥伴與我們同心協力,我們於2017 年在多個範疇取得了豐碩成果:

醫療計劃

  • 檢驗了 84, 087 人
  • 支援了超過 78, 956 項眼科手術和治療,包括 6, 408 宗白內障手術和 2, 529宗沙眼手術
  • 為261,690人提供抗生素治療沙眼
  • 派發了9241副眼鏡

研究、培訓與科技

  • 培訓了15名手術醫生 
  • 培訓了2330名社區醫療人員
您的捐款,能改寫盲症患者的一生。 您的捐款,能改寫盲症患者的一生。 您的捐款,能改寫盲症患者的一生。 您的捐款,能改寫盲症患者的一生。

您的捐款,能改寫盲症患者的一生。

每五位失明人士之中,就有四位其實可以重拾光明,可見我們仍然任重道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