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exdiners-outlinenoun_Globe_1335341 (1)Slice 1mastercardicon_newslettericon_searchvisa
在人生裡尋找奇蹟 在人生裡尋找奇蹟

在人生裡尋找奇蹟

有許多可避免失明病人的故事,都感人至深。可是阿芳的故事,是護瞳行動的個案中,最讓人傷痛,卻又充滿奇蹟的故事。

柬埔寨的早上九時,孩子們穿上整潔的校服,踏上單車準備上學。他們沿路走向學校,卻有兩個孩子朝著上學相反的路走過去。

他們是8歲的Thas 和13歲的Jay。他們提著一個大塑膠袋,裡頭裝著一些玻璃瓶和鋁罐。兩人沿路走著,也得一直走,到他們在路邊拾得足夠的垃圾車來賣錢,才會停止。二人說︰「現時只有20仙。要拾夠一元,我們才會回家。可能還要走三小時吧。」 

Thas 以為沿路執拾垃圾,不過是一場遊戲。但這不是遊戲。這是她的生活與生存。 

孩子,只得照顧自己

在小鎮的另一邊廂,兩兄妹17歲的哥哥,正在河邊撒網捕魚。他希望能捕到一、兩條魚,好讓家人的晚餐能添點菜餚。

在過去一年,年紀輕輕的Chang儼如一家之主,擔起家庭的財政責任。他勉強記得唯一一年能在學校念書的日子。如果命運對他好一點,他夢想能成為工程師。可是命運從來都是殘酷的。上學對他來說實在太奢侈了。 

面對如此的情況,孩子們的媽媽阿芳只能無力地坐在家裡。與其說是家,其實只是一個3米乘3米的高台,四周沒有牆,只有八支竹條,支撐著一片薄薄的鋁片屋頂。每當下雨季,雨水會漲至小腿,並從四方八面灑進屋內,一不小心,最幼小的寶寶Cheet便會掉進水溝裡。一家人唯有用膠袋裹著大家,期求雨快點停下來。

家,支離破碎

阿芳在一年半前患上白內障,小小的白點填滿了曈孔,令她兩眼失明。阿芳本來也擁有美滿的家。可是她的丈夫嫌棄失明的妻子,搶去家裡所有金錢,之後拋棄了妻子和子女。那時阿芳剛懷孕。她連小兒子Cheet的樣子也沒有見過,但胖胖的面孔,阿芳都撫摸遍。

無助感侵蝕著阿芳的人生。孩子就是阿芳的生活嚮導。當他們不在身邊,46歲的阿芳便會頓時會變得亳無方向。 

更惡劣的是,兒童拐帶在柬埔寨的這個角落非常普遍。看不見的阿芳非常擔心孩子們會成為下一個受害者。晚上睡覺時,哥哥們會睡在高台的外圍,讓小妹妹Thas和弟弟Cheet睡在中心,以防壞人爬進沒有圍牆的家,偷走弟妹。 

阿芳 不是不想再次看得見,可是她既不知道白內障手術其實非常簡單,而她居住的Oddar Meanchey Province省,眼科醫療服務非常有限,雖然醫院不過距離她家10分鐘的路程。 

尋找醫生的困難

護瞳行動在2011年於Oddar Meanchey Province省開展眼科醫療服務,除了翻新醫院與添置器材外,也舉辦外展眼科營,為百姓檢查眼睛。柬埔寨人口1500萬,但只有34個眼科醫生。 

遇到眼疾,第一時間當然要看醫生。在Oddar Meanchey 省,則要等到有眼科醫生來到,才會得到治理。護瞳行動得悉阿芳的情況後,第一時間為她安排治療。曾參與護瞳行動訓練的醫生Sarath為阿芳進行了15分鐘手術後,阿芳的命運在那刻立時改變了。 

打開希望之門

手術後過兩天,阿芳在護士的幫忙下坐好。這名母親雙手合拾,感謝在場每一名協助她重生的醫護人員。孩子們圍攏在母親身旁,每人都想成為母親重拾光明後,第一個見到的人。 Sarath醫生緩緩揭開蓋著阿芳眼睛的的紗布,光光慢慢滲進她的眼睛,笑容漸漸在她臉上綻放出來,嘴巴張得愈來愈大,人變得愈來愈開懷。阿芳數著眼前的孩子,一個、兩個、三個、四個。阿芳伸手撫摸小寶寶Cheet的臉,並笑著叫一句︰「他真胖!」

阿芳然後深深向醫生道謝。康復的眼睛佈滿淚水,阿芳又笑又喊的,旁人都感受到她的歡樂。
一家人的生活終重新走回正軌。阿芳現在能種菜賣菜,不需要再依靠孩子。四個寶貝反過來依在母親身上,獲得久違的保護。

不過一個簡單的、快捷的手術,讓阿芳的人生重新打開了門。生活,再不那麼苦困,阿芳嚐到那苦後的甘甜。

這就是復明給予每一個可避明失明患者的希望,使他們的人生重新有了選擇,讓他們重獲獨立與尊嚴。每份這樣的希望,就是推動著護瞳行動工作的動力。

你也可以支持我們的工作,成為源源不絕的動力。請立即捐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