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exdiners-outlinenoun_Globe_1335341 (1)Slice 1mastercardicon_newslettericon_searchvisa
女性醫療權利 仍需努力爭取 女性醫療權利 仍需努力爭取

女性醫療權利 仍需努力爭取

每當每年三月八日我們疾呼要女性平權,爭取男女同工同酬,為女性提供更佳的發展機會時,原來對地球某一個角落的女性來說,連基本的醫療福利都要努力爭取,才能得到與男士一樣的健康保障。

中國雲南瀾滄縣的長者羅娜六。娜六已經七十歲了,身形瘦削,頭上包著小數民族常用的頭巾。她的家不大,田在家的後方,豬欄就在門口兩步,養了幾頭豬。豬兒們看見我們的攝影機,便「噶噶」的叫著。

娜六的雙眼因白內障而失明接近一年。從前無論是煮飯還是洗衣服,娜六都能自己做。可是眼晴有毛病後,她無法照顧自己,也不能再下田。就算在家裡走動,也需要十五歲的孫女李娜倮看顧著。娜倮像一般農村女生,跟陌生人談話初時很害羞,但多談兩句,便發現她心中有一股渴望「見世面」的衝動。娜倮剛初中畢業,從來沒有離開過村莊,而她最大的心願,也不過是去城裡的酒店或飯店打工而已。可是這個機會暫時失去了,因為她得留在家照顧祖母。

  

無論是否病人本身,女性都飽受失明之苦。全球六成失明人士都是女性。女性由於在家庭地位不高,罹患眼疾並不一定能得到與男性同等的治療機會。在窮鄉僻壤,家裡如有失明家人,女性更會首當其衝,不論年齡,需要留在家裡照顧患者,變相失去外出學習或工作的機會。

一名女性家人失明,連帶另一位女性家人同樣受困,打擊是雙倍的。國際眼科組織護瞳行動在非洲蒲隆地(Burundi)遇到的一個案例,同樣令人扼腕。三歲女孩Cesaria一出生便因白內障失明,遭父母遺棄,幸好祖母願意照顧她。Cesaria只能整天躲在家裡黑暗的一角等時光飛逝。

蒲隆地全國只有三名兒童眼科醫生。幸運地護瞳行動帶著Cesaria連繫上其中一位,接受手術後成功復明。帶著眼鏡的她正希望年紀大點時能夠上學接受教育。她祖母憐惜地說,如果Cesaria沒有遇到醫生,她很可能活不過五歲。這也是許多落後地區失明兒童的命運。

女性應該與男性享有一樣的權利和機會。眼疾,是很鮮活的例子,說明女性在醫療方面是何等的缺席 - 全球三分二的失明人士都是女性。如果李娜倮和Cesaria能夠工作和上學,她們的未來會很不一樣。在發展中國家,當學童每接受多一年的教育,便能多賺百分之十至二十的工資,直接改善國家經濟發展。而世界銀行的資料亦顯示,當女孩能接受多一年的中學教育,一生人便能多賺百分之廿五的薪水。更直接的是,這些好處會「跨代遺傳」。當這些女孩成為母親,也會給兒女更健康和豐盛的生活。

失明對發展中國家的女性來說,不只是能否看見的問題;更關乎生活水平、教育、脫貧等社會議題,特別是女性的一軰子。盡早在學校和鄉村加入眼疾篩查計劃,為手術和配置眼鏡提供支援,都是一些可行方案,來改善現有情況。女性在醫療上的平權,值得社會關注和努力。

(原刊︰CUP 網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