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exdiners-outlinenoun_Globe_1335341 (1)Slice 1mastercardicon_newslettericon_searchvisa
看不見的女人們 看不見的女人們

看不見的女人們

誰說疾病面前,人人平等﹖有些人總會較另一些人平等。

女人沒法被看見,女人也就沒法看得見。女性佔全球失明人士超過一半。她們的醫療權益,完完全全消失在主流視野裡。以為疾病無分性別﹖少年你太天真了。

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數字顯示,全球3600萬人失明。醫學雜誌刺針在去年底發表報告,預計隨著人口老化和膨漲,如不及時處理失明問題,失明人口將在三十年內上升三倍,到1億1500萬。

在失明人口統計裡,女性佔55%,而女性的失明比例較男性高1.3倍。有些眼疾對女性特別不利,沙眼是其中一種。Huffington Post去年發起Project Zero報道系列,引發公眾關注隱沒在主流傳媒的熱帶疾病,其中18種影響10億人,沙眼是其中之一。

沙眼的源起自細菌感染,令眼皮內側結痂,重複感染導致眼皮不斷收縮和內翻,眼睫毛倒生,不斷摩擦眼角膜,除了引起痛楚,也會令角膜受損,最終令角膜變得渾濁和傷痕累累,眼睛極度不適,嚴重者更會失明。

沙眼本身是一種貧窮病,在20世紀中的美國以及香港也曾活躍,後因生活條件提升而絕跡。直到今日許多發展中國家,如伊朗、緬甸、加納、中國等也已經戰勝沙眼,但全球仍有至少超過100萬人遭沙眼奪去視力。埃塞俄比亞是全球沙眼發病率最嚴重的國家之一,四分三人口住在沙眼高發區,非洲30%的沙眼個案都來自該國,75%嚴重患者是女性。

患有沙眼的Fatuma

埃塞俄比亞婦女Fatuma是沙眼患者,本身育有兩名子女。她的眼睛長期給睫毛刮花,眼珠白濛濛的,連一米外的東西也看不到,無法盡「天職」好好照顧子女。許多沙眼患者為了減輕睫毛刮花眼睛的痛楚,會「土法鍊鋼」,例如用火燒掉眼睫毛,或用木條裝成夾子把睫毛拔掉。但這都是治標不治本,因為睫毛很快便會再生長出來。為了醫好眼睛,Fatuma得騎馬超過一小時,前往外展眼科營,接受手術改正睫毛生長的位置,以免情況繼續惡化。

相比起男性,女性較容易感染沙眼,病情亦往往更為嚴重。這與女性照顧家庭的工作密不可分。一般女性是照顧孩童的主力,只要孩童受感染,身為照顧者的女性也無可避免被傳染。

失明所奪去的不只是一個人的視力,還有整個人的生存系統。失明人士在香港尋找工作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在相對落後的國家就更是困難。

兩性平等對緩減貧窮和協助低收入國家發展非常重要。在低收入國家的女性如不幸失明,等於無法接受教育,也更難尋找工作,有可能要依賴社會福利支援。事實上,90%失明女性均住在低收入國家。
非洲女醫生Ciku Mathenge現在盧旺達的醫院行醫。她說︰「許多人覺得疾病如癌症或心臟病等無分男女,但眼疾就不一樣了。」

Ciku 醫生

這跟文化與宗教也有一定關係。女性教教育程度低,連自己患有眼疾也不知道;也礙於男女地位不一,女性不敢開口要求治療。在某些地區,社會和宗教原因阻礙女性遠行尋求治療,女性也不一定可以接觸男性醫護人員,這些都是導致女性失明率高企的原因。

Ciku指出,培訓女性醫護人員有助女性求醫更感自在,但女醫生在非洲地區仍屬小數。她說︰「我有些病人做完手術出來,除走眼罩後對我說︰『你可以代我多謝醫生嗎﹖』,當我告訴他們我就是醫生時,他們都難以置信,『但我想見到真正的醫生』,令人啼笑皆非。」

 二十六歲的Tirfe Emishaw 是另一名正接受護瞳行動培訓的眼科醫生。她一直在埃塞俄比亞沙眼最嚴重的地區奧羅米亞(Oromia)擔任醫護人員。醫學培訓是另一種能為女性賦權的方法。當Tirfe接受眼科訓練後,她不但能服務更多當地女性,為她們進行睫毛矯正手術減少沙眼痛楚,Tirfe本身也決定追逐更大志向。

才26歲的Tirfe,立志成為眼科醫生

「我從沒想過沙眼會如此影響埃塞俄比亞的女性,也沒有想過從事眼科。我現在很想成為眼科醫生,日以繼夜夜以繼日,解除人民的沙眼之苦。」

Ciku 同樣指出,訓練更多女性醫護人員,讓女性幫助女性,能有效降低女性的失明情況。她說︰「當我學醫的時候,全班100人只有十個女性。這十個女生很罕有,那時候連穿褲子的女性也不多見!到今時今日,每三個讀眼科的女生,才有一個男生。」

文化宗教結合生理原因,「女性」本身,也可能是失明問題原因︰女性壽命較長,較高機會患上白內障等「老人病」。如上述討論過,女性本身是主要的「家務支柱」,她們因家務纏身,根本分身不暇接受治療。曾有中國偏遠縣城醫院的醫生跟我們說︰「來醫院求醫的當然是男性比較多。女人來了,家裡誰來做飯呢﹖老頭來了醫院,老奶奶還得跟來照顧老頭呢。」

世衛數字估計五分之四的失明是可以避免的,而解決方法已經存在,例如簡單的白內障手術、預防沙眼的抗生素,以及發展周全的社區衛生與醫療計劃,可以治療主要的失明問題。

因此要為女性吶喊助威,就得讓女性與男性一樣,擁有平等機會接觸治療的機會。女性住得遠,就把醫療服務送到她們家門口。在保守的社區,女性只想看女醫生,就去訓練女醫生,甚至建造宿舍方便女學生就學。貧困的女性沒錢看醫生,就看看如何提供補貼和資助。

女性從失明中解放,接受教育和再就業,無論對個人或社會,都相德益彰。

(原文刊登於明報,2018年3月11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