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exdiners-outlinenoun_Globe_1335341 (1)Slice 1mastercardicon_newslettericon_searchvisa
蒲隆地唯一的兒童眼科醫生Dr. Levi 蒲隆地唯一的兒童眼科醫生Dr. Levi

蒲隆地唯一的兒童眼科醫生Dr. Levi

「我在全球最貧窮的國家成長,然後在全球最富裕的國家研究學習……這些經歷讓我明白,財富與分享,是大部分人都難以同時明白的。」
 
只有40歲的Dr. Levi Kandeke,已經走過一條不平凡的路。
 
出生和成長於蒲隆地的他,早年有幸到美國留學,並於瑞士日內瓦大學接受醫科訓練,成為一名眼科醫生。
 
於法國短時間生活過後,一名同樣來自非洲的朋友的說話,觸動了他的神經,驅使他回國工作。
 
「他告訴我,能夠在家鄉工作,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,讓他感覺到自己可貢獻自己的社區。」
 
Dr. Levi意識到,生活在法國令他難以滿足,因而毅然於2006年回到飽受內戰與破壞的故鄉。蒲隆地是個擁有豐富自然資源的國家,但在鬱鬱蔥蔥的大樹和雄偉的山峰背後,是一座又一座飽受嚴重破壞的基礎建設與一個崩壞的醫療系統。那時,當地所有眼科手術均由外來眼科醫生完成。


 
對所有患白內障的兒童而言、特別是身處貧困地區的兒童,看得見實在十分重要。若他們在10歲前無法看見任何事物,長期欠缺視覺刺激,視覺神經便難以建立,可能會導致永久失明。
 
另外,治療兒童白內障的手術較成人複雜與昂貴。Dr. Levi留意到,在類此蒲隆地的國家,「極少失明兒童可以活過五歲……父母傾向棄養他們,而大部份被棄養的兒童更會死於營養不良。」      

「這些兒童被父母拋棄,需要我們的付出和大量資源來幫助他們。」
- Dr. Levi Kandeke

為蒲隆地帶來一些改變

 
決心為此地帶來一些改變的Dr. Levi,在蒲隆地首都布松布拉開設該處首間私人眼科診所,並資助進行眼科手術。他也明白到一個可持續的眼科醫療系統,應以社區為本,因而他使用個人儲蓄,於鄉郊成立了全非洲首兩間視光中心。
 
Dr. Levi 與護瞳行動創辦人Fred的相同之處是:二人都具有強烈的社會公義意識,也是優秀的外科醫生,全心全意投入他們相信的事情。
 
Dr. Levi 已與護瞳行動合作多年,向他提供財政支持,使他更容易拯救蒲隆地的兒童。不幸的是,不同證據證明,數以千計受永久性失明所困的孩子,無法得到應有的救助。
 
「一星期內,我們已進行了100個兒童白內障手術,部分兒童卻仍要因醫療用品短缺而離去。所以,我們需要選擇讓較年幼的兒童先接受手術,使他們有更多機會觀看世界。」

「一星期內,我們已進行了100個兒童白內障手術,部分兒童卻仍要因醫療用品不足而遭拒絕。我們唯有先讓較年幼的兒童接受手術,使他們有更多機會觀看世界。」
– Dr Levi Kandeke


 
Dr. Levi最關注的是,如果包括護瞳行動在內不同機構,可提供更多協助,無法向急需援助的人伸出援手的無力感,便能減少。
 
「這是我的國家,她當下無法負擔醫療開支,十年後亦會如此。因此,我們會繼續致力尋找捐款人,與我們一同完成此使命。」
 
作為曾經見證全球最優良與最惡劣醫療系統的人,Dr. Levi對自己國家無法負擔基礎醫療開支感到十分痛苦。
 
他清楚知道,失明的蒲隆地兒童不會享受到瑞士和法國般的高水平醫療服務。但他們的出身,絕不是剝奪他們基本醫療權利的原因。正正是這信念,推動Dr. Levi盡最大努力,拯救更多兒童視力。
 

「你盡力進行最好的手術……這些小孩將因你而受惠與感激一輩子。」
-  Dr Levi Kande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