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mexdiners-outlinenoun_Globe_1335341 (1)Slice 1mastercardicon_newslettericon_searchvisa
2020新冠肺炎疫 眼科醫護貢獻力量 2020新冠肺炎疫 眼科醫護貢獻力量

2020新冠肺炎疫 眼科醫護貢獻力量

新冠肺炎疫情爆發,讓我們都度過了一個與眾不同的春天。許多護瞳行動合作夥伴醫院的醫護人員,因為疫情嚴重,眼科服務暫緩,而轉往支援應付新冠肺炎。當中在各國有都一群敬業的眼科醫護隊伍,讓自己繼續發光發亮。

選擇地區︰

 

肯亞

在非洲肯亞Migor、Baringoi和Meru等縣城,醫院和診所仍有提供眼健康服務,不過許多眼科醫療人員都被調配到其他部門協助對抗肺炎疫情,他們也要臨時學習傳染病科知識。
 
但在Meru縣,保護病人免於受到新型冠狀肺炎的資源卻略嫌不足,洗手液、手套口罩等供應不足,醫院要自行生產洗手液。醫生在使用裂視燈等醫療器材時,要利用特製透明膠板分格醫生和病人,減低傳播風險。幸好政府鼓勵民眾留在家中,到訪醫院的病人數目也大幅下跌。

菲律賓



菲律賓則是中國以外,最早受到新型冠狀肺炎影響的國家之一,大概二月開始便出現第一宗感染個案。疫情爆發令醫療系統和醫護人員飽受挑戰和壓力。首都馬尼拉甚至要巿民禁足一個月,防止疫情繼續擴散。護瞳行動在菲律賓的醫院夥伴則繼續自己身為醫護人員的天職,照顧有需要的病人。
 
Aizel Chico是其中之一。平日她是Quezon醫療中心眼科的工作人員,但因為疫情,Aizel要比平日工作多一倍時間,最要命的是她正在懷孕,令風險倍增。
 
Aizel說︰「醫院根本不夠員工,但我的家人不希望我在前線拼命。我自己是自願走上前線的。 我雖然也會害怕,擔心自己也擔心家人。但我沒有選擇。我的工作是服務巿民。」
 
Khera是Negros Oriental省的眼科護士。平日她主要負責處理眼疾和視力問題,現在則被調派到應付新型冠狀病毒疫情。在她負責的醫院,5,000人需要緊密監察和接受隔離,感染確診個案有三宗,死亡個案都有兩宗。
 
與Aizel醫院的況一樣,Khera說︰「我們根本沒有足夠醫護人員…就算身穿保護衣非常熱和不舒服,但我們都必須忍耐,因為這是我們的工作。」
 
「我的丈夫叫我不要上班,因為家裏有小孩子,我向他解釋為何醫療人員在這個時刻特別重要。之後他同意我去上班,不過每次回家,我都會立刻更換衣服。回家前10至15分鐘我會打電話請他們打開家門,於是我可以直接衝進浴室,不用觸摸家裏的門柄。」
 
Khera說︰「我希望盡快能回到本身的工作崗位,照顧眼疾病人。到現在我仍有與眼科醫生和視光師們保持溝通。在眼科診所工作非常愉快,每次見到病人在手術後重拾光明,都教我感觸良多。」


中國

中國,不同省份的醫護也前往武漢支援。

阿拉坦和她的同事在武漢



阿拉坦是內蒙古國際蒙醫醫院的護士,也是護瞳行動「看得見的希望第五期內蒙古綜合農村眼保健項目」的人員。在今年的2月中旬,她收到任務後即刻前往湖北省武漢市協和醫院進行援助,負責運送新冠肺炎病人。她說:「2003年的非典我沒參加,但這次我一定要挺過去!。」

抗疫期間的工作時間長。醫護人員們都穿著防護服,不方便上廁所,不太敢喝水。她說︰「因為長時期從事護理工作,我們幹的也是不分輕重的活兒。有時候轉運病人的時候,車上就我和司機兩個人,抬病人啊、還有搬行李等等,也是特別重。我們也會幫助患者,因為他們也沒有家人陪伴,所以我幫助他們提下行李。我們也給予他們心理疏導,祝他們早日康復。」

毛媛媛和她的「戰友」們



大理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眼科助理護士長毛媛媛 毛媛媛是大理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眼科助理護士長,也是「看得見的希望」第五期的員工,曾參加過護瞳行動組織的白內障手術護理進修。作為醫院出征第一批護理醫療隊的副隊長,她和同事到武漢江漢方艙醫院為患者服務。有一次毛媛媛巡視病房時忽然有位阿姨叫住她,問她為什麽今天戴的口罩和病人的一樣,阿姨還繼續說道:「你們和我們戴的一樣太不安全了,這裏面全是病毒,照顧我們很累了,再傳染了就麻煩了,你們趕快換了吧。」這是毛媛媛在方艙醫院裏記憶最深刻的一瞬。

熱依古麗是沙灣縣人民醫院的眼科護士,也是護瞳行動新疆項目在沙灣的員工。疫情爆發後,她作為科室第二梯隊負責沙灣縣發熱患者的安全轉運工作。熱依古麗之前的眼科工作雖然繁忙,卻沒有傳染、感染的風險。

來到發熱門診後,她是第一個接觸所有發熱患者,不僅要做好個人防護,更要保證病人的安全,處處都是風險。這對她來說是巨大的挑戰,但她沒有退縮。 疫情也令醫護人員思考眼健康的重要。

陳蝶是雲南省滇南中心醫院眼科住院醫生,曾經參加護瞳行動學校眼健康項目,獲培訓成視光醫生。和所有人一樣,她怎麽也沒想到,在新春之際,新冠肺炎無聲無息地改變了我們,甚至全世界人的生活。

由於新冠肺炎感染可能表現出結膜炎等癥狀,作為眼科醫生的陳蝶十分警惕,對於每一個來眼科就診的患者,都仔細詢問病史、旅居史,提醒就診患者戴好口罩。 隨著疫情加重,陳蝶被派到醫院感染科發燒門診工作。大家每天穿著防護衣,戴著N95口罩,戴著面屏。因為近視戴框架眼鏡的原因,陳蝶在穿脫工作裝備的時候不太方便,工作的時候鏡片有時還會起霧。

這讓作為眼科醫生的她不禁開始為下一代擔憂。 「我想等疫情結束,做好近視防控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最起碼,讓我們的下一代,下下一代少一點像我一樣的近視眼,大家的工作生活也會便利很多。」 抗疫期間的工作時間長,醫護人員由於大部分都是女性們都穿著防護服,她們不敢喝水不去上廁所,在月經期也是極其不便利。但她們從未放棄,不斷的調整自己的心態,耐心堅強地面對疫情,我們深深感謝她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