別為同理心設限 瑪莉與三歲兒子布嘉的故事

肯亞母親瑪莉的兒子布嘉三歲便患有白內障,從小視力模糊,生活上無法自理。新型冠狀病毒來襲嚴重影響瑪莉的生計,她每天只能賺取少於兩美元。兒子的情況教她苦不堪言,生活上的種種磨難,連吃喝也成問題,她又該如何支付布嘉的醫療費用呢?

Grace 和兒子Nicholas 故事

Grace 多年前給石頭擊中眼睛,令她患上創傷性白內障失去視力。對本身要照顧三個孩子的Grace 來說,無疑為艱難的生活再添瘡疤。令Grace加倍憂心的是,七歲的兒子Nicholas同樣因白內障失去視力。

爸爸和Samuel的故事

八歲的Samuel有白內障,無法四處走動了,每當他開步時,接著便會跌倒,有時間會跌到尖銳的物件上。你看他右臉上的疤痕,就是跌倒後造成的,因為他根本看不見。

Joseph的故事

Joseph出生時已經有多重疾病。他只能依靠觸覺、聲音和語言去理解世界。他因為白內障看不到周遭發生的事情,不能獨自走動。無論到什麼地方,媽媽也只能揹著日漸高大的兒子。

阿堅的故事

64歲的阿堅,一生遇見過的風浪令普通人難以想像。當年柬埔寨爆發內戰,在赤柬的大屠殺下,阿堅失去了 15 名家人,包括他的父親和小姨。集中營的生活也促成了他想要與人民一起推翻赤柬的想法。阿堅加入了重新建立起來的柬埔寨軍隊,可是悲劇發生了。

尼泊爾好姊妹的故事

尼泊爾三個由細到大共同成長的姊妹,有著女人們終生不渝的友情。巧合的是,她們竟同時患上白內障,漸漸失去視力。難道這是好姊妹的宿命?

為黑暗點燈 女孩小夜的光明盼望

只有五歲的小夜,夢想是成為教師。她跟其他小朋友玩耍的時候,會坐在中間,化身成其他人的老師。但小女孩連離開自己的家也有困難,她的父母連女兒踏出家門半步也覺得危險。 因為小夜兩隻眼睛都患有白內障,只能看到些微的光線。

秀雅和普隆的故事

七歲的秀雅和四歲的普隆兩姐弟,一出生便患有白內障,從來沒有看清楚這個世界。

阿力的故事

如果我們不嘗試,奇蹟又怎會降臨?

田氏一家的故事

田氏一家三代,超過40人,同時患有白內障。這與遺傳有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