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失明人數高達4,300萬,亞洲是「重災區」。根據國際防盲組織的最新資訊,每十個失明人士之中,有九個是可以避免的。但一些環境和社會因素,卻令許多人無恢復視力。90%失明和視障人士住在中低收入國家。
 

可避免失明是甚麼?

白內障是主要的致盲因素,影響高達1億人,1,700萬人因此失去視力。緊隨其後的則是包括近視在內的屈光不正、老年黃斑病變、糖尿病視網膜病變沙眼等。但這些疾病其實可以治療及預防的。

大部份盲人被迫承受失明之苦,是因為貧困、地理和文化原因,令他們無法享有優質的眼科服務︰
  • 貧困使患者無法負擔醫療費用,高昂的交通費亦阻礙居住在偏遠地區的病人求醫
  • 文化上許多女性只能在男性陪同下外出求醫,也不能輕易接受男醫護人員的幫忙

眼疾並不只是健康議題,也是發展議題,關乎患者的個人成長、尊嚴、獨立性。家庭和社區的經濟能力等。全球大部分失明人士均居於發展中國家。營養不良、缺乏醫療和教育服務、水質欠佳、欠缺衛生設施等問題,令眼疾在這些國家肆虐。若病人無法求助,或不知道可以求助,就會深陷於赤貧的惡性循環,在可避免失明前更顯得脆弱。

有很多失明個案只需要20分鐘的簡單手術、一劑抗生素,或者一副眼鏡就能重拾視力。護瞳行動的工作,就是糾正如此不公平的狀況。
 



我們的工作模式

護瞳行動一直深信從外地派遣醫護人員到偏遠地區,並非最佳的醫療發展模式。提供款項之後撒手不管,也不符我們的工作信念。我們的工作包括︰
  • 協助社區建立長遠與優質的眼科醫療,在農村的健康中心、區域醫院,以至全國建立眼科治療網絡
  • 在地培訓醫生和醫護人員、興建和改善醫療設施,引進新科技和提供醫療設備
  • 重視倡議工作,積極遊說政府改變政策和改善醫療體制
我們的工作均指向同一目標 – 提供長遠持久的眼科服務,以消除可避免失明為己任。

 

恢復視力的好處

病人能恢復視力的好處,不單單在改善視力。我們的研究指出,在發展中國家,減少失明能同時紓緩貧窮。擁有健康視力,代表有更多人能夠上學、工作、養育孩子或開創事業。消除可避免失明能改善一個國家的經濟、發展技能與帶來社會平等,同時減輕國家的經濟、醫療和社會負擔。也因此國際防盲組織認同解決可以避免的失明,有助應對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教育、男女平等、解決貧窮等問題。


 

女性的失明問題

全球失明人士中,女性佔55%,大部份住在發展中國家。放眼世界各地,女性的失明人口都比男性多,背後有多個原因:
 
女性是照顧家庭的主力
只是一個擁抱,兒童就能輕易將沙眼傳給媽媽。沙眼透過簡單的接觸傳染,便會令眼晴出現痛苦的炎症,更可能引致完全失明。由於女性較常留在家裡照顧孩童,因此受到重複感染的風險比男性高一倍以上。沙眼亦與貧困有關,因為貧窮同時意味欠缺衛生的居住環境,更容易引發沙眼。
 
女性較難獲得治療
在不少地區男女不平等問題仍然嚴重,男性會控制家中的財政大權,因此也會優先獲得醫療照顧。此外,女性因為要照顧家人,或由於文化原因,較難外出尋求治療。
 
婦女和少女需要照顧失明家人
失明不但會影響病人本身,女孩子更往往要輟學以照顧失明的家人。當一個女孩錯失了接受教育的機會,長遠未來會受到影響,成長之後難以脫貧,她們的子女亦然。
 
歧視從小開始
少年男女之間的失明比例差距,比起成年男女更嚴重。若女孩失明,幾乎沒有能上學的可能,長大之後亦無法謀生。這令國家整體更難脫貧,亦因而加劇國家的財政和社會負擔。

 

霍洛的使命

護瞳行動創辦人 Fred Hollows 霍洛教授,是國際知名的眼科醫生和人道主義者。他一生不遺餘力,除了要令可避免失明在全球絕跡,也希望確保人人均享有優質的眼科服務。縱然霍洛離世時目標並未實現,但我們會繼續努力,希望有日能完成使命。

我相信互相照顧是人類本有的美德,這也是人類看見別人有需要時,懂得照顧別人的原因。
- Fred Hollows
 

>>捐助護瞳行動 消除可以避免的失明<<